爱下书小说网 > 都重生了谁还入赘啊 > 第98章 赶早不赶晚,奔赴新生活
最新网址:www.aixiashu.info
    加之今儿这天气,实在是不乐观。

    晚走不如早走。

    打发走秀春和熊辉,巧巧先把小灰连带着它的狗食盆,送到隔壁小院。

    随即换上昨晚精心缝制的旧衣服,关门落锁,直奔汽车站。

    这年头去彭城没有大巴,只有中巴,而且是烧柴油的那种。

    浓郁的柴油味儿,夹杂着鸡飞狗跳的味道,那叫一个接地气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俩人穿着这身打着补丁的旧衣服在车上,依旧显得有些招眼。

    好在招眼归招眼。

    大家伙顶多,也就是多看几眼,不会往深了想。

    等到了彭城汽车站,二人头一个下车,直奔彭城火车站。

    好在火车站这边,南来北往,四通八达的。

    客流量巨大,而且什么人都有。

    身上多打几个补丁算什么?蓬头垢面,头发里都能养鸟的人都有。

    二人心下稍安,就在火车站附近吃了碗面。

    结果一碗面刚下了肚,鹅毛大雪便纷纷扬扬地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地上就全白了。

    吴巍不由暗自庆幸,得亏提前过来了!

    否则现在再出发的话,中巴车未必肯上路过来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赵老太正在堂屋里,煨着煤炉,打着盹儿。

    就见大门被人推开,露出一男一女两個脑袋:“有人吗?想跟您打听个事。”

    赵老太起身出门,走到跟前一看。

    这男的,眉宇间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她本就阅人无数,加上听说过巧巧的过去,当即猜到了大概。

    没错,来这一男一女,不是旁人,正是杨刚和肖兰俩人。

    一大早他们就从肉联厂那片开始打听,这都临近晌午了,才打听到八一路。

    没找到人不说,嗓子都快问冒烟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见到赵老太,肖兰依旧满怀希翼地问:“请问这儿有叫杨巧巧的么?”

    赵老太笃定之余,当即把手里的拐棍一挥:“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随即把门咣当一关。

    关得杨刚和肖兰,心里哇凉哇凉的。

    转头杨刚就埋怨上了:“这么冷的天,咱老实跟家里待着,多好?”

    肖兰气恼地拍拍身上的雪花:“睡睡睡,你就知道睡?睡能睡出钱来?你没听说汪婶这次挣了多少钱么?巧巧只会比她挣得更多!”

    虽说俩人不知道王婶具体挣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但汪婶家里,昨天是既买鱼又买肉,还给俩孩子各自添了一身新衣裳。

    肯定是不老少。

    巧巧挣得比她还多,哪怕是讹个仨瓜俩枣的,那也比没有的强。

    再说,来日方长。

    有了头一回,就有第二回。

    搞好了,这就是一张长期饭票。

    杨刚舔了舔嘴唇,他也馋妹妹挣的工钱:“可是县城这么大,要找一个人,谈何容易?”

    肖兰一咬牙,“干脆你直接去找吴巍,找他要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杨刚果断地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“不去,打死我也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那窝囊劲!走,接着问去。”

    大雪一下,晚上的火车,不可避免地晚点了。

    好在俩人早早地拿着车票,挤进了候车室,找个墙角坐下来,安心等候。

    果然列车晚点了半个钟头之后,方才抵达。

    候车室里的乘客们一窝蜂地冲向检票口,生怕冲得慢了,就被落下似的。

    吴巍拉着巧巧,落在后头,不紧不慢。

    上了车之后,很快找到车厢和座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俩人座位紧挨在一起,而且是两连座的那一侧。

    吴巍让杨巧巧坐在靠窗的里面,自己坐在靠近走道的一边。

    杨巧巧起初还有些紧张,看谁都像是小偷。

    直到吴巍捏了捏手心,这才慢慢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火车开动,把黑夜里的冰天雪地,渐渐地抛在身后。

    车厢里的喧嚣,也随着深夜的到来,而终于褪去。

    如此到了夜里两三点,正是常人一天最困的时候。

    吴巍眯缝着眼,果然发现眼前有人影在行动。

    一直靠在他肩膀上的杨巧巧,似乎也发现了,正要起身。

    又被吴巍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俩人亲密地依偎着,透过眼神,一番无声交流之后。

    杨巧巧这才愕然发现,整个车厢起码有三个明面上的小偷同伙,暗地里的不知道有多少。

    他们专挑那些看起来体面的人下手。

    偷不着就硬抢,凶悍至极。

    得亏俩人穿得破破烂烂,小偷路过时,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等到火车到了下一站,小偷和他的团伙一股脑都下了车。

    这才有人醒来,陆陆续续地发现丢东西了。

    杨巧巧暗暗庆幸之余,看向吴巍的眼神,愈发心醉神迷了。

    一夜旅途,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火车抵达上海站,天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二人带着不多的行李,手牵着手,随着人流下了车,走出火车站。

    和彭城的大雪不同,上海的天空只是飘着雨夹雪。

    而且雪花根本留不住,到处都是湿答答地,又冷又难受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杨巧巧内心已经按捺不住一片的火热。

    拥挤的人流,数不清的小轿车,甚至是远处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。

    这难道就是自己即将开始新生活的地方么?

    杨巧巧有些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看向吴巍的侧脸,美眸中感激更盛。

    自己欠他的,真是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债多了不愁,既然还不清,那就用一辈子慢慢还吧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车子来了!”

    随即,一辆乌龟车歪歪倒倒地停在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吴巍倒是想招一辆拉达或者波罗乃兹的,结果人家看他俩穿这样,根本就不过来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杨巧巧依旧惊喜道:“我们要坐这种车么?”

    乌龟车虽然是三蹦子,可也有遮有挡的。

    后排坐三个人都行,俩人更是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吴巍笑着道:“当然,现在下着雨,去挤公交也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乌龟车师傅是个中年男子,操着一口上海口音的普通话道:“你老公是明白人啦,这个天气挤公交很辛苦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公这称谓,杨巧巧心虚地瞥了吴巍一眼,见他并不介意,立马美滋滋地上了车。

    吴巍随后上车道:“大哥,去财大。”

    乌龟车师傅一听,顿时肃然起敬:“原来是财大的大学生啊,失敬失敬。”

最新网址:www.aixiash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