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都重生了谁还入赘啊 > 第72章 三妹的能耐,配你不高攀
最新网址:www.aixiashu.info
    吴巍一笑。

    看来郑老汉这是等不及要抱孙子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年头国庆节不放假,一般能计划的红事喜事,都安排在年跟前。

    图的就是一个人多热闹。

    在小洋楼这边盘桓片刻,吴巍马不停蹄地去了钱家。

    这是陈师傅带队,继姚家之后的第二个工程。

    开工头一天,他这个总包的头头,照例得到场。

    好在陈师傅这边,一回生,二回熟的,倒是不需要他过多言语。

    打钱家离开,回到肉联厂时,已经临近中午了。

    刚蹲下来,就被乔四爷问起道:“你那黄花梨的八仙桌跟凳子,卖掉没有?”

    吴巍递了根烟过去道:“别提了,四爷,差点把我三妹搭里头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乔四爷不由追问。

    接着就听吴巍把事情从前到后,细细地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乔四爷一听,就提出了问题:“你能确定那家伙的小喽啰都进去了?按说他们这个入室盗窃的,外面总得有个把风的。”

    吴巍心里一突,蹭地一下起身道:“那我马上去东大街看看。”

    乔四爷跟着起身道:“稳稳当当的,别着急。真要摇人的话,打个电话回来。”

    吴巍嗯了一声,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向车棚。

    一刻钟之后,二八大杠怼到东大街时,吴巍果然见到有个人高马大的小子,蹲在三妹的摊位前,一脸讨人嫌的样子。

    吴巍直接把车子一摔,也顾不上支好了。

    大踏步地冲过去,一把就将那小子提溜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个头,跟自己差不多高了,却只能在外围放风,可惜了。

    那小子猝不及防之下,正要还手。

    就听吴秀春站起身,脆生生地叫了句:“二哥?”

    连带着那小子松了手,任由吴巍提溜着道:“哥,我叫熊辉,跟秀春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一听对方这名字,吴巍这才把眼前这张年轻的面庞,和印象中的三妹夫重合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小子!

    冲动之下,都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吴巍讪笑着松开手,转而问起秀春道:“今天有没有旁人找你茬?”

    秀春点点头:“有一个瘦子,叫熊辉打走了。”

    吴巍长出一口气,拍拍熊辉肩膀道:“多亏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却让熊辉肩头一沉,小心翼翼地掏出烟来道:“哥,抽我一根孬烟。”

    烟是大前门。

    对于现在的吴巍来说,确实不算好烟。

    但吴巍依旧接了,任由熊辉这小子划亮火柴,给自己点上。

    点上之后,吴巍就手蹲下来,顺便招呼着愣头青一样的熊辉,跟自己一道蹲下。

    “说吧,认识我三妹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满打满算,九天,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三妹的能耐,你也看出来了?”吴巍堂而皇之地道:“配你一个村支书的儿子,不委屈吧?”

    熊辉早已经红透了老脸,连道:“不委屈,不委屈。”

    吴秀春却老大不乐意地道:“二哥,你说什么呢!你都没结婚,我着什么急?”

    吴巍倒也不是跟熊辉交浅言深。

    实在是前世,任由秦秀茹怎么作怪,也没拆散这对活鸳鸯。

    只是娘家这头势弱,叫三妹嫁过去,受了不少委屈。

    吴巍见到熊辉的第一面,就提起这话茬,可谓是埋藏已久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辈子,他有说这话的底气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也就是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拒绝了熊辉续上来的大前门,吴巍看着秀春道:“那我三妹的安危,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熊辉胸膛一挺,差点把吴巍比下去。

    要么说,支书家里伙食就是好。

    一脸轻松地回到肉联厂,吴巍直奔二食堂,打了一份饭菜,找到四爷跟五爷跟前坐下来。

    就把见到秀春对象这事给说了。

    乔四爷一听,就催促道:“你小子,再不结婚,自己打光棍不说,还耽误妹妹出阁。”

    吴巍苦哈哈地道:“四爷,我现在这么忙,哪里顾得上找对象?”

    “找什么找?”乔四爷俩眼一瞪,“这不就有个现成的么?”

    边说眼神边冲五爷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吴巍讶然失笑道:“四爷,你可真是乱点鸳鸯谱。玉燕才多大,今年刚毕业,刚满十八岁,都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。”

    爷俩这般说,已经等于明盘了。

    令吴巍意外的是,师父乔五爷并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反而瓮里瓮气地道:“玉燕不得年岁,虚两岁,到年底就二十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吴巍一口溜肥肠直接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乔四爷猝不及防之下,被喷了个正着:“至于的么?大肠里有粪?你往外喷?”

    好在午饭过后。

    爷仨,谁也没再提起这事。

    吴巍一忙起来,也就把这事忘到脑后去了。

    直到门卫处小伙子找过来:“吴老板,门口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吴巍一头雾水之下,匆匆赶到门口。

    就见乔玉燕一袭白底波点般的长裙,穿着塑料凉鞋,翩翩然,伫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手里头还提着一个网兜,里头有个全新的铝饭盒。

    “乔老师,你来了,怎么不进去?师父和四爷都在呢。”

    乔玉燕看他一头灰头土脸的样子,径自把网兜塞给他道:“吃完给我送到学校里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推上车子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至于饭盒里,是一盒削好切块的苹果。

    回到工地,吴巍正想着找个地方把网兜跟饭盒藏起来。

    结果刚扒拉两处,就被师父乔五爷逮了个正着:“这不是我家玉燕的饭盒么?”

    要不是饭盒盖上写着娟秀的仨个字:乔玉燕。

    吴巍都打算照死不承认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实在是太社死了,让喜好颜面的师父怎么经受得住?

    好在下一刻,吴巍心里一动。

    直接把饭盒连带网兜递出去道:“师父,玉燕让我拿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饶是如此,乔五爷脸上还是挂不住。

    直到乔四爷出面劝解道:“行了,女大不由娘。今后有你心酸的时候!”

    吴巍讶然失笑,有这么劝人的么?

    怎么听起来,像是在师父伤口上撒盐呢?

    果然,乔五爷扭头就走:“干活!哪有功夫吃那玩意!”

    于是一盒的苹果,一直放到下工之后,吴巍带到了县中的门口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sh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