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都重生了谁还入赘啊 > 第25章 不仅人能干,而且会来事
最新网址:www.aixiashu.info
    不多时,吴巍拎着一坛子猪油出来。

    把锅台后的阵地交给三妹秀春。

    大白虽好看,但也不宜多看。

    不然晚上容易失眠。

    一坛子猪油放在磨盘上,慢慢冷却。

    等到秀春把面条下好,顺便端出没用完的一盘油渣,坛子里的猪油也冷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吴巍打开蒙在上头的纱布。

    就听围观过来的杨巧巧惊叹道:“好白呀!”

    吴巍在心里补了一句,比你身上的,还差点。

    曦春有文化,却也想不出别的惊叹之语。

    秀春只剩下啧啧道:“怪不得二哥要亲自熬,俺还真熬不了你这样。不过下回,俺就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秀春就问:“二哥,咱们早点吃饭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杨巧巧当即要走。

    不等吴巍留人,秀春就一把将她留住道:“巧巧,忙活半天,现在想走?哪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农村里留人的客气话就是如此的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是吵架。

    秀春可能是意识到这点,于是补充道:“放心,面条我特意多下了两碗,够吃的。”

    杨巧巧坚持要走。

    直到吴巍开口道:“又不是什么大鱼大肉,除非你嫌咱吃得差?”

    杨巧巧连连摆手,词穷到解释不出口。

    只能留下来。

    五点来钟,日头还老高,没下山呢。

    磨盘上,四碗猪油拌面,一碟小咸菜。

    就是晚饭了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杨巧巧抢着跟秀春收拾碗筷,洗碗压水。

    不管是蹲着,还是弓着,浑圆的磨盘都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于是吴巍梦里就推了一晚上的磨。

    隔天早上,看见杨巧巧都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就连杨巧巧主动要求骑车载他,都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拒绝之后,才意识到有些生硬,又匆忙补了句道:“等回来时,再给你骑。”

    杨巧巧失望之余,立马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如昨日一般,跨坐后面,双手环抱过去,安全气囊贴紧。

    其实对此,杨巧巧也是有些感觉的。

    但,一切为了安全。

    更何况天色还没大亮,路上人少。

    她也不怕被人瞧见。

    一路骑到了北关大桥头,吴巍刚下车,就见有人围上来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是先前跟着自己做工的俩小工,老曾和老刘。

    吴巍当即履行了先前的承诺,二话不说地,要下二人。

    随即又借着撒烟的功夫,谈下一个木匠戴师傅,外加一瓦匠老师傅陈师傅。

    以及另外仨小工。

    这人数配比,其实是考虑了高师傅能来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算是虚位以待了。

    不过今儿是开工头一天,就算高师傅没来,明儿再过来补一个瓦匠,为时也不晚。

    好在众人抵达郑老汉家时,高师傅早早地到了。

    一见吴师傅的队伍都这么大了,还不忘找上自己,心里的感激,就全转化成热情。

    借着互相派烟的功夫,表达出来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执拗不过吴巍,接了他的大前门,这才走进郑老汉家。

    今儿是30号。

    郑老汉选在今天动土开工,显然也是找人看过日子的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而且特地准备了供桌,果盘,鞭炮,一应俱全的。

    反正没要吴巍掏钱。

    吴巍自然是客随主便,跟着主家把开工仪式有条不紊地走完。

    恰巧这时候,天光也大亮了。

    程老板的一应脚手架,连带着建材,也跟着送到了。

    可惜脚手架真就是竹竿的,能省则省了。

    好在够粗够长够结实。

    看来这家伙在见不到钱之前,是不会花大钱去准备铸铁脚手架了。

    吴巍对此忍不住挑剔。

    但高师傅、陈师傅等人,早就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送走程老板,吴巍转头就开始分派人手,安排活儿。

    陈师傅作为老师傅,起初对吴巍这样嘴上没毛的包工头,还是抱有一丝怀疑的。

    但看到人家这有理有据地一通安排,顿时疑虑全无了。

    毕竟老师傅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仅手艺老道,而且见微知著。

    加盖二层的动静可不小。

    郑老汉家这一开工,就引起了左邻右舍明里暗里的关注。

    盖得好了,就跟包工头套套近乎,结个善缘,以备将来用得上。

    盖得不好,就坐等着看郑老汉的笑话。

    好在对于这种加盖二层的小工程,对吴巍来说,根本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转眼三天已过,到了8月1号。

    戴师傅完成门窗的定制,提前拿了工钱,功成身退。

    剩下的俩瓦匠师傅,连同杨巧巧在内的六名小工,在吴巍的带领下,早拧成了一股绳。

    指哪打哪,合作无间。

    同时吴巍在郑老汉的左邻右舍中也混了个脸熟。

    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的包工头不仅能干,而且会来事。

    关键是会的也多。

    从砖砌墙体的结构,到砖混结构,甚至到现浇一体的框架结构,都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年头的小城市自建房,大都受限于成本问题,依旧以砖砌墙体居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吴巍在城里揽工挣钱买了二八大杠的事,也在桃园村传得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这年头,二八大杠虽然不要票了,但农村里能买得起,依旧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结婚而东拉西借,凑个三转一响的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乔玉燕也听说了这个消息,就想着来看一看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曦春已经一连三天没去找她,问问题了。

    这让乔玉燕抓心挠肝的。

    连每天梳洗装扮,都下意识地多照两遍镜子。

    终于在1号下午这天,找到了吴家的篱笆院。

    相比于乔家大院的宽敞阔气,吴家的篱笆院确实寒酸了点。

    但乔玉燕看到的却是,入眼的一切干干净净,清清爽爽。

    就连菜园子里,都打理得整整齐齐,令人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这样的印象分,全都被她无脑加到了吴巍头上。

    可越在心底给吴巍加分,整得她大姑娘的心里就越发心虚。

    在篱笆院外徘徊了许久,都没敢进门。

    即便此时吴巍根本不在家。

    直到院子里的大黄叫了起来,吴曦春拿着书本找出来。

    “玉燕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乔玉燕这才借坡下驴道:“曦春,你几天没来找我了,我顺道过来看看。怎么,没遇到什么难题吧?”

最新网址:www.aixiash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