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都重生了谁还入赘啊 > 第19章 无利不起早,竟然来说媒
最新网址:www.aixiashu.info
    这价格倒挂,也算是出乎吴巍的预料了。

    但这人民商场刚开业不久,客流明显少于县百货公司和县供销社。

    老百姓的消费习惯还没扭转过来。

    被迫低价,也是可以理解的事。

    吴秀春翻开手帕,反复把钱点了三遍,才把二百零二块六毛交了出去。

    开了发票,推了车子。

    吴巍试了试龙头和前后台的气,确定没问题。

    就在人民商场的门口,抬脚一跨,就稳稳地把车子支在地上。

    扭头对三妹和巧巧道:“上车,去办证。”

    吴秀春却疑惑道:“二哥,你会骑么?”

    吴巍俩眼一瞪:“怕我摔着你?”

    吴秀春把嘴一嘟,“我有点怕,还是坐在后面吧。”

    随即对巧巧道:“巧巧,委屈你坐前面咯。”

    三妹要不说后头这一句话,吴巍看不出来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可怜杨巧巧傻傻地,满脸通红地钻进吴巍的怀抱,半边屁股往大杠上一倚。

    整个人顿时坐也坐不稳,站也站不直。

    吴巍打眼一瞧,三妹出的什么馊主意!

    不知道杨巧巧屁股大,坐这大杠上够呛禁得住,不往左边滑,就往右边坠的。

    等到吴巍把稳车把龙头,用力一蹬。

    好家伙。

    吴巍发现,不仅大杠禁不住杨巧巧的屁股,车把也承受不住杨巧巧的胸脯。

    反正以他的角度看下去,压根看不见车把上的铃铛。

    只能凭着印象,伸手去车把上摸索。

    这一摸,不免就摸到些别的……

    可幸福路上人来人往地,他不得不摸着铃铛打铃。

    好在很快,二八大杠一拐,拐入一条小巷子。

    片刻后出现在东大街上。

    东大街上有个派出所,正负责自行车办证这事。

    等到出示发票,展示了新车之后,从头到尾,也没要十分钟,一本崭新的自行车证就办出来了。

    小红本,塑料壳。

    挺像是那么一回事的。

    工本价总共一块二,百货公司敢收十二块。

    真他娘的坐地起价。

    从东大街派出所离开时,吴巍像刚才一样支好车子。

    杨巧巧却有些扭捏道:“秀春,你左前头吧?”

    正当吴巍以为三妹指定会百般推辞,不坐前头的时候,不料吴秀春却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不仅答应下来,而且往前杠边上一站道:“巧巧,我知道坐大杠上不舒服,刚才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都已经坐到后座上的杨巧巧又下来了。

    一把扯过吴秀春道:“还是你来坐后边吧,我坐大杠上没有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言罢还追加了一句: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吴巍明显能看出三妹绷着笑,却依旧见她认真地追问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傻傻的杨巧巧把脑袋点得格外用力:“真的!骗你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完了,自己这前杠上载了条小狗。

    好在没过多久,出了县城,路上车流和行人就少了一半以上。

    吴巍捏着车把的手,不用总往铃铛上蹙摸,也就不用时不时地触碰那沉甸甸的软肉了。

    腿着回去俩个钟头的路程,二八大杠一路飞驰,只需要四十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就这还是在路不好,以及车载了俩姑娘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大门紧锁。

    看样子曦春已经去找乔玉燕了。

    秀春打门旁边的砖头底下摸过钥匙,打开家门。

    杨巧巧摸过放在家里的铁锨,就准备跟吴巍掉头回去。

    去北关大桥头揽活。

    结果却被吴巍叫停道:“先别忙着走,我先做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杨巧巧不明就里,就见吴巍拿着老虎钳,把一根铅丝,从中剪断,分别在前叉和后叉上箍了个圈。

    随即把她肩上的铁锨拿过来,往俩圈里头一套,正正好。

    即不碍事,又方便携带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正在门口菜园子里忙活的吴秀春忽然慌慌忙忙地跑回来道:“二哥,大姐回来了,快把车子推屋里,别让她瞧见。否则她又该动歪脑筋了!”

    吴巍二话不说,把脚蹬子一踢,直接把全新的二八大杠推进了黑乎乎的灶房里。

    靠在外面看不见的角落里。

    大姐吴淑春在城里过惯了,娘家这脏乎乎的灶房,她是指定不会进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新车放在那里,绝对安全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。

    眼瞅着吴淑春迈着小碎步,打乡道的石子路上拐下来了。

    进入了村里的泥巴路,走起来一脸嫌弃,左踮右跳,跟跳舞似的。

    俩孩子的妈了,还嫌这嫌那地,像个小公主。

    杨巧巧看不懂吴巍兄妹俩这操作,只知道一时半会走不掉,干脆躲到家后面的菜园子里,继续给黄瓜架秧子去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吴淑春出现在家门口。

    菜园子低头忙活的吴秀春,不能再继续装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抬起头来,没好气地道:“大姐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吴淑春当即叉起了腰,摆出了大姐的架子道:“老三,怎么跟我说话的?好歹我也是你大姐,咱娘的一母同胞!”

    吴秀春撇撇嘴。

    纵使她对大姐有诸多不满,也不至于一见面就呛呛上。

    眼见老三哑了火,吴淑春愈发得意地摇摆着脑袋,右手当着蒲扇扇风道:“再说了,我这回过来,可是给你二哥说媳妇,给咱老吴家延续香火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对我龇牙咧嘴地,信不信我现在掉头就走?”

    一听给二哥说媳妇,吴秀春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。

    就算她心中属意杨巧巧做二嫂,但也想看看,城里的大姐会不会说个更好的。

    毕竟平白无故地,她也不想自己二哥受委屈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不早说,快进屋坐。咱家的甜瓜熟了,我给你摘一个尝尝。”

    吴巍一瞧那甜瓜的个头:你还不如摘根夏黄瓜,起码那是真能吃。

    至于杨巧巧架的黄瓜秧子,那是秋黄瓜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这一哄,确实把吴淑春哄得满意了,在堂屋里坐下来道:“这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接着吴淑春开始四处蹙摸,看看这家里又添了什么,能不能带走。

    毕竟辛辛苦苦来一趟娘家,不能空着手回去。

    吴秀春在盆里摆弄着香瓜,洗去那表面的泥垢,反复地洗着,就是不拿出来。

    嘴上却催促着道:“大姐,你快说,给二哥介绍的媳妇,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最新网址:www.aixiash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