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下书小说网 > 盗墓:多老的牛多嫩的草 > 第三章 抓小桔
最新网址:www.aixiashu.info
    很显然,不信。

    有两大战力在,小姑娘连挣扎都没有,被黑瞎子一手提溜了上来,把她夹在无邪和张启凌中间。

    小姑娘一落座就往无邪这挪了两下屁股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她有点儿怕张启凌,无邪心里有点不是滋味,好不容易有女孩子愿意挨他近点,还是闷油瓶的功劳。

    这姑娘认识他们,不如说是认识小哥。

    无邪相信,但凡小哥没和他们一块下去站在那唬她,这姑娘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想必黑瞎子也是这么想的,无邪瞥了眼这货,他靠在树上呲牙。

    胖子见他们上来还抓了个女孩子,一边涮着油一边打趣:“哟天真,下个斗还抓女粽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”黑瞎子不知道从哪掏的野果,咔嚓啃了一口,靠树上接茬儿,“这姑奶奶本事可大着呢,一个人下的土。”

    “呦呦那可不得了,”胖子对于漂亮小姑娘那是笑得见牙不见眼,“姑娘吃不吃肉,胖爷我在倒斗界也是个泰斗,在美食界那可是厨神,吃过胖爷手艺的都说好!”

    小姑娘又瞄了眼旁边的张启凌,见他依旧在发呆一般没什么表示,遂点点头:“吃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问你名字呢。”无邪觉得好像几个人都知道点什么,自己又是屁都不知道,至少得得个名啊。

    小姑娘偷偷看他眼,又看了眼张启凌,显然把他俩当一伙的了,虽然本来就是一伙的,但是无邪明显能感觉小姑娘因着小哥的缘故不太想搭理自己。

    怎么又怕又恨的,完了,他不会一不小心参与了家庭内乱吧。

    无邪心里还在头脑风暴,张启凌见小姑娘半天不吭声,转头盯她:“名字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一缩脖子,跟个鹌鹑似的:“张雪桔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家庭内乱,也难怪这姑娘屁都不敢放一个,张家人见到小哥普遍这个样儿。

    “小哥,别吓着人家姑娘,”无邪还是感觉哪不对,现在不是海字辈吗,再不忌也是日字辈,怎么到这还成雪桔了,这么想便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雪桔就摇头道:“我不是张家人。”

    黑瞎子早就凑了过来,一抬手不小心碰着了人姑娘的小揪,弹来弹去还挺好玩的,便随手弹了几下,被人姑娘回头狠狠瞪了。

    黑瞎子一咧嘴,哟,还是个会咬人的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还是要说实话,不然我去你们学校告诉你班主任你搞非法活动。”

    道上谁不知道黑瞎子黑爷不着调,张雪桔算是见识到了,说不着调还委婉了,这人压根没脸没皮。

    张雪桔只怵张启凌不怵黑瞎子,回头呲牙给他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“屁,都是从泥地里钻出来的土耗子,一个坑的屎谁也别嫌谁,你讲呗,大不了要死一起死,我未成年还有免死金牌,我看你个跨洋通缉犯怎么活。”

    没看出来啊,嘴这么毒。

    黑瞎子咂舌,果然是从小就在道上混的,这小孩真不好逗,看起来乖的没边像只小兔子,实际上一个不注意能咬你两口。

    难得有个好练手,张雪桔对于黑瞎子把她提上来这事还颇有微词,因着这两句煽风点火的话自然火气上头,干脆来个切磋,打赢了算她牛逼,打输了她还能说人欺负小孩。说干就干。

    张启凌看都不看身后拳脚翻飞,对着吴邪淡定摇头:“没说谎,被逐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无邪看了眼被黑瞎子几句话还上手的行为惹毛的张雪桔,后者并未在意,或者是心思不在这,一个劲逮着黑瞎子打,张起灵继续道:“张家不养外姓,剩下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也不能老要求人家百岁老大爷把族谱记得清清楚楚,下次还能去古楼的话就翻翻看,无邪想。

    黑瞎子见张雪桔就差扑上来咬死他了,赶紧后退摇头,一脸后怕似的做作样:“凶,真凶,黑爷我遭不住,遭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无邪帮着胖子用油纸包着分兔肉,闻言道:“别贫,你也不解释一下,我都这样了还瞒着我呢,你到这到底是要干什么,这孤山野坟的能有什么好东西,非得把我们薅这来。”

    黑瞎子挠挠脑袋,一呲牙:“害,就不能是做师父的想徒儿了吗。”

    说罢随手把凑上来锁他喉的张雪桔轻轻松松地扒下来,抡起来就扔无邪身上。

    幸好张雪桔功夫好,半道一滚身站定,不然无邪要是挨这一下,这老腰别想要了,到时候端铲子都费劲。

    “我来这呢是帮花儿爷办点事,有人托他找个离家出走半年的小孩,花儿爷有事抽不开身,便叫我过来找找,找着了让帮着抽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姑娘自己上门找抽。”黑瞎子舔舔后槽牙,两手一插兜,45度仰望天空,悠悠叹气,“可惜黑爷我不打小孩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绕开飞来的一腿,一手扣住张雪桔的脚腕,使巧劲把人掀了出去。

    无邪看着这两人打来打去,眼睛跟不上动作,觉得自己武力值可能还不如这姑娘,干脆不去想,换了个话题道:“你知道她是张家人?”

    张雪桔抽空回:“我不是!”

    黑瞎子把人按住:“那可不,行动前了解客户目标是职业操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张家人一个尿性都挺怕哑巴吗,我寻思把你薅过来吹吹风,哑巴肯定得跟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货力道大得她肩骨头都要碎了,张雪桔觉得有点子疼,嘶了两声皱着脸咬牙:“等我鸳鸯钺修好了再来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别,也就九门不熟悉您,姑奶奶你要拿子午鸳鸯钺来,那瞎子我今个儿非得挨上两刀不可。”

    黑瞎子放松力度,但不敢直接放开手,就拿手搁在人肩上压着她,他要是让人家拿了武器,那就不能像耍猴似的耍人玩了。 “再练也不是不行,加点钱就成。”

    免费教练黑瞎子笑得很闪亮,伸出两根手指搓了搓,明显免费试用期过了要开VIP了。

    听着这小姑娘怎么着都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她很有名吗?”无邪好奇。

最新网址:www.aixiashu.info